冯光海的个人文集
扭曲的灵魂-----与人论道
冯光海专业号 | 2019-1-13

扭曲的灵魂-----与人论道

李咏先生于2018年10月25日在美国去世,哈文女士于29日发博文称失去了最爱,至此我们才得知李咏先生已离世。对于李咏先生的离世,我除了感到震惊之外,还有痛惜之情,也感叹命运对于李先生的不公,毕竟我对李先生是有好感的。

李先生去世之后,这几天媒体上除了李先生之外,很少有其它的的消息。这些媒体过多地关注李先生,人们谈论的也多是李先生,我由此陷入了沉思之中,李先生是名人,更是普通人,人们都想过平静的生活,不想过多地被社会人关注,故李先生隐瞒了自己的病情去美国治疗,所以前一段时间很少有李先生的消息,在李先生沉寂后,突然爆出李先生离世,人们能不震惊吗?其时我也是震惊之人,震惊是人之常情,但媒体过多在关注李先生去世的消息,我觉得有点病态,由此,我想了姚贝娜的去世的消息,掩盖了张万年将军逝世的消息。一个艺人的去世在媒体上搞的惊天动地,朋友们是不是觉得有点过呀!

我不去评论某个人的离世,逝者为大,对于离世的人我是深感惋惜的,也是感到痛心的,觉得那么年轻就失去生命,是不正常的现象。为什么那么多艺人,年纪轻轻就离开了我们,是不是他们过度劳累,是不是不注重保养?这些问题在我的脑海里时而划过。在此也我奉劝那些努力工作的人们,注意劳逸结合,保重自己的身体,才能更多地为社会做贡献。再回到我的观点上,就是媒体过多关注艺人、名星的新闻,我觉得这是一种病态,为何说这是一种社会病态?就是人们盲目对艺人的追捧。再回到现实社会中,看看挤破报考艺校门的人,应知这个社会上的人是多么盲目了。

建设社会主义需要各行各业的人,只要对社会做出贡献的人,我觉得都是有用的人,都是了不起的人。行业不分高低,人不分贵贱,才是一种正常的社会现象。媒体是一种舆论导向标,她过多地关注明星的生活,就会误导一些年轻人。我想到了一首诗,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。暖风熏得游人醉, 直把杭州作汴州!这首诗给我许多遐想。社会的发展需要真正为社会创造财富的人,科学技术就是第一生产力,这是中国的高层提出来的,这个观点也为社会所证实了。可是为什么那么多科学家不为人们关注呢?我觉得下自环卫,中接教师,上至科学家与英雄,他们都是名誉的冠名者,他们并不在乎名誉,只是默默地做着实事,属于鲁迅所讲的“埋头苦干的人”一类,是民族的脊梁。而那些艺人呢?我不想再说什么,大家或许记得明星时尚慈善晚会吧,就让人大跌眼镜,当拍照的时候那些明星搔首弄姿,为了一点点小位置和上镜率勾心斗角,等到真正需要他们出境捐款的时候,却一个个低头不语,仿佛与自己无关一样。更有明星大言不惭的回复:“我虽然没捐款,但是我也没要出场费啊!”简直是丢了生而为人的脸面,实在让人不齿。

今天中午,我把杨民杰先生写的《李咏,真得值得你如此吊唁缅怀么?》发到一个的朋友圈里,就引起了不同凡响,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,也有许多人的反感。但就这篇文章来说,形势上支持,但内容上,我有的地方反对,把一个骂毛泽东主席的人说成是调侃而下岗,这是意识上错误,我们是没有任何理由来骂毛的,一个忘记自己祖宗的人,我觉得不配称人。但对于媒体的这种批评,我觉得也是应该的,不应该跟风。一个朋友圈里的朋友说,不跟风的更病态。我不知这位朋友是怎么想,所指什么?就这句话来说,跟风是对的。西湖歌舞可一直歌下去,管什么国破与家亡,今日有酒就朝醉,要唱大家一起唱,要跳大家一起跳,跟着时代的歌舞潮走下去。

当我把一张科学家的像片发到几个的朋友圈里,问有人认识?没有人回应,我就深深感到惋惜,一个伟大的科学家,鲜有人知道,泪水充盈了我的眼眶,忍不住掉了下来。由此,我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孩子不崇尚科学与科学家了……那些科学家是一群默默无闻的人,不沽名钓利,所以现在的人们就对这些科学家知之甚少了,从而也没有多少人去学习这些人,只过多地注重名利了。可是那些人才是中国的脊梁。

我想就这个问题与这位朋友展开讨论,从而形成一种观点,来唤醒那些盲目的人们,做好自己,努力为国、为家服好务,做好事。让我们的观点大白天下,不是这位朋友说服我,就是我说服这位朋友,从再形成一种不跟风,努力干实事的社会风气。

可是这位朋友说我是自作多情,我有些迷糊了,我从来也没有考虑那些,我是一个就事论事的人,就一件事,我会旗开鲜明支持我认为对的观点,如果我错了,我会改正。但就发表这样一个问题就成了自作多情,总是说不过去吧!自作多情的意思是自以为或自己想象自己是人家的意中人。可是我找不到自作多情的理由呀!奥!记起来了,这位朋友是跟潮的人,那一定是想到了周慧敏那首歌---《自作多情》不要自作多情去做梦,给我尽献殷勤管接送,不必一再问我恋情可有渐冻,时时追击如烈风,因我没有心情去做梦……

写于2018年10月30日星期二 15点27分。

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
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